我幹了老婆的朋友玉珍

添加:05-04来源:人气:加载中


老婆的朋友玉珍是个三十六岁女性,又是从国中的老同学,虽然大学毕业后各自出社会做事了,依然经常有来往。玉珍是属于妖艳型外 表,虽然有了点年纪,但外表仍是十分出色。在我8年前结婚之前会面的那一刻起,就让我有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
? ? 玉珍二年前因为家庭因素,与她先生离婚,唯一的小女儿12岁归夫家抚养,自己一个人在台北买小套房住 在某家外商贸易公司担任? ?会计工作。
? ? 日前又与老婆电话中八卦,谈到有一个小伙子在追求她,不知她已经离婚过 且又小8岁,好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老婆则劝导说:{好不容易从一段婚姻跳出来 何必又往里面套}
? ? 玉珍回说:{妳们夫妻那么恩爱 那里知道人家的需求}
? ? 老婆则更露骨的说:{嫁老公不做爱 那倒不如不嫁 但要做爱也不一定要有老公 妳们台北不是有很多夜店}
? ? 就这样话题绕着性爱聊天好久 因为老婆用免持听筒 所以玉珍一些私密话语
? ???如想去买电动按摩棒 及孤枕难眠皆进我耳朵 老婆也聊的无所禁忌 忘记我在一旁上网 我则无趣的网路上乱点 ,
? ???耳听脑动玉珍我一定要把妳幹了
? ? 一切照记计划行事 跟老婆说到台北办事晚上要找同学聚聚 可能要很晚回家
一早开车出门 在半路买了6颗小玉西瓜放后车厢 到台北先到玉珍住家附近绕
二圈 虽然来过几次 但是这次情况不同我可不想沒地方停车 搞垮我伟大计划
??下午四点左右拨大哥大给玉珍 告知她我上台北来 老婆大人有寄地方名产要给她
问几点会下班到家 一切如所料17:40 会到家 在她家大楼门口停车格停车等待并小睡片刻
? ?17:30 再度拨电话告诉玉珍我以到门口
? ?17:40 一声大哥怎有空上台北
? ?我: 上来办点事 (心想上来幹妳) 同时打开后车箱 手抱起一颗小玉西瓜
并要玉珍也帮忙抱一粒
? ?玉珍: 大哥我一粒就好
? ???我:一人二粒妳看车上还有(一粒就好 那我怎能进妳家门 老婆又沒来)
就这样一人手报抱一颗搭电梯上11楼的小套房 YA
? ? 进入家门 就是俩人的世界 进行第二步骤 让它倒饮料两杯 借机放入预先准备的安眠药 拼命地把记忆中的陈年往事拿出来当作笑谈 大约在我们开始喝饮料后的三十分钟玉珍就睡着了。这时我也才有点放心的好好瞧瞧玉珍 她穿件丝质红色连身裙.贴身的布料.把她的身材.及衣内的内衣裤.都透出来了.我看着直流口水
眼睛里的射出兽性 全身血脉沸腾,小弟弟开始逐渐昂头而起,偷眼望望玉珍,她那对傲人的奶子从侧面看过去更形巨大,令我下体充血得更厉害了.
? ?我一边继续抚摸着她的乳房,一边绕到她身前准备作下一步行动,我一把撩起她的裙子, 此刻已被我撩高到脖子下,绣着蕾丝小花的红色乳罩整个暴露了出来。她一对奶子实在大得难以置信,我整只手掌握上去也只能握住一半而已,我索性一边用力揉着她的乳房,一边顺势把乳罩往下推,让两个奶子解除束缚,任由我亵玩在指掌之中。
? ? 我把我裤子拉鍊拉开.露出我那根.我伸手到她阴部摸摸 因为玉珍已经昏睡,
阴部并无反应,我低下头先用舌尖在阴部上舔撩几圈,滋润她的阴唇用手扶着我的阴茎对准自己阴道口,然后慢慢压下,把我粗壮的鸡巴一寸寸地纳入小穴内。喔!煞那间一圈又暖又软的肉壁把我的阴茎团团围住,舒服得我脱口「嗯……」的闷哼一声,禁不住暗暗使劲往前挺了挺,以加快鸡巴进入的速度。
当肉棒全根盡沒,我硬朗的龟头顶触着玉珍阴道末端软软的花心时,两人都不由得张嘴「喔……」地畅唿出来。「噗滋……噗滋……」的悠扬音韵也随即奏起
「玉珍……妳是我的最爱… ....我终于幹到妳....」
「玉珍……我幹的妳爽不爽....」
??「玉珍……啊......妳的小穴穴真紧....我....幹的好爽..... 妳有沒有很爽........」
??我喃喃自语着 玉珍因为安眠药关系并沒有回应
「玉珍……我……我不行了……要射了……」喉头闷哼一声,鸡巴随即发出强烈抽搐,我知道我快要射精了,我连忙将鸡巴从阴道中抽出,我手握着充满血液的大鸡巴快速套动着包皮,只觉腰一酸、龟头一麻,几大股热腾腾的精液马上像箭一样由尿道口喷出,往玉珍那对滑腻、饱满的巨乳直射而去,玉珍那白嫩的乳沟剎那间沾满我那浓稠的精液。
? ?这时我也稍微清醒些,拿起数位相机在她大开的两脚间伏下头,但是看得不是很清楚,所以我就把床边的檯灯移到了她的身旁,照着她的下体。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她因为双脚大张而略为打开的阴户。沒有内裤掩盖着的下体,有点稀疏的阴毛下方,见到了红嫩的小阴唇。她的小阴唇呈非对称性的状态,
大概被我幹翻的右侧稍微长一点地向阴户下方延伸。在这里我也把她的两脚打开一些,又拍了几张照片,当然玉珍那饱满并沾有热腾腾精液的双乳,也拍几张存放 再仔细地继续检查她的性器官。
有了这些照片不怕玉珍以后搞不到 接着把玉珍乳罩 .丝质红色连身裙恢復 并叫醒玉珍,告诉她刚才晕倒,是不是太劳累或是大姨妈来了贫血,玉珍则一脸茫然的说沒事,这是我想要的答案,因为我有借口留下来再幹妳一次,这次要在玉珍清醒时让妳半推半就的幹的妳叫亲哥哥,幹的妳发浪。
玉珍被我迷昏后幹了,之后醒来虽说沒事,但走进厕所一会儿,我想是自我检查我有沒有对她怎样吧。
早知妳会怀疑,沒敢射在阴道里,也沒留下精液,让妳觉得真的是身体不适。
? ?我 :玉珍我觉得妳应该去给医生看看,刚才妳突然沒声音吓我一大跳。
??玉珍: 大哥对不起,吓到你,我晕倒多久。
? ?我: 大约10分钟吧(才怪?我幹妳的时间可超过10分钟),看妳突然倒下,可把我吓的不知如何是 好, 本
想叫救护车一下子,也记不得妳这是几巷\几号,真急死人了。
??玉珍: 那大哥怎么救醒我。
? ? 我 : 当然是做CPR(边用手比划玉珍胸部),再做口对口人工唿吸。
? ?? ?? ?此时玉珍杏眼一瞪 脸颊红红, YA... 就是要这样才可进入挑逗话题。
??玉珍 : 大哥你敢,我跟盈盈(我老婆)讲你吃我豆腐。
? ? 我 : 怎么不敢,当时情况紧急当然固不了那么多,双手就往妳双峰按,一手一个还超有弹性的,
? ?? ?? ?? ? 当 时我还真怕妳有隆乳过,会把那两粒硅胶压破。? ???
? ?玉珍 : (追打过来,当然不闪,打情骂俏,那能闪),我那有隆乳,乱讲.
? ?? ?? ?? ???大色狼摸人家胸部,还说 人家是假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又槌打了我三 四下 )。
? ???我: ( 趁机捉住玉珍双手,说是怕被打死,实在是怕她跑走,也是要造成肌肤之亲),不然怎么有那么大??
? ?? ?? ?? ???尺寸(哈哈大笑)。
? ?玉珍 被我拉在身边,唿吸有点急促,追打我的关系吧,故意装做生气的说):
? ?? ?? ?要你管并又眼带疑惑问说: 你骗人CPR那是按乳房上面。? ?
? ? 我: (真有点知识)不按上面,难道按下面(哈哈大笑),本来要接着按下面那里知道妳那么快就
? ?? ?? ?? ? 醒过来。
? ?玉珍 :你真的很坏(又是一次勾魂的斜眼),趁人之昏倒摸人家身体,还偷偷地亲人家的嘴........那你有
沒 有对我怎样....
? ???我: 什么怎样,能怎样 (邪笑)
? ? 玉珍 : 就是那么样嘛, 一定有的,不然你发誓
? ???我: 哇咧 ..有这么严重嘛 好啦.....都快被妳打死了,老实告诉妳啦,其实我看妳昏倒,用毛巾替妳擦汗
( 其实是把精液擦拭干净),然后轻拍妳的脸颊,妳就醒过来了。
? ?? ?? ? 要是知道好心沒好报,当时真的不应该错失良机,说不定妳是假装昏倒,是故意要引诱我,制造机会
给 我也不一定。
? ???玉珍 :你又要乱讲了(白了我一眼),谁叫你说对人家胸部做CPR,又对人家口对口人工唿吸,好
啦 別生气啦,算我误会你好不好嘛(撒娇声音)。
? ??? 我: 不行,除非你让我亲一下好了,我终于等到机会了,话沒说完,我已经凑上我的嘴用我温暖
的 舌头,找到了玉珍的舌头,用舌头贪婪的吸允起玉珍的舌头,手也不安分的在玉珍的胸上
摸索着.... ......完全沒有给玉珍拒绝的机会。
? ?? ?? ?「唔!不要……大哥不要.....」当我手握住她一只乳房时,此时玉珍在她口中咕哝起来。
? ? 于是我拉起她的裙子,沒有退下内裤,直接用中指轻抠玉珍的三角地带,玉珍经此一抠竟然已有点春心荡漾起来,双手环绕抱着我,双眼紧闭,身体不安的扭动着,此刻我那硬到不行的老二还在裤子里,接着把拉鍊退下,掏出我那粗壮的老二,我把玉珍她的手拉到我的阴茎上,玉珍沒说什么,她伸出轻柔的手儿她握着套动着,我则毫不留情舔弄起玉珍的乳房,想不到玉珍乳头异常敏感,一经我的舔弄,乳头立即硬挺起来,当我指缝夹着乳头拉扯时,玉珍美得浑身打颤,口里嗯啊一声呻吟。
我让她坐在我怀里,却伸手去抚摸她的乳房和阴户。我用手指轻抠她阴唇G点,同时也轻揉她的乳尖和阴蒂,我的舌头则向女人的第二敏感带耳垂进攻,此时的玉珍已经春心荡漾全身软绵绵。
大概过一会儿后 我在我玉珍耳边轻轻的说"让我爽一下.? ?? ?? ???
玉珍软软地依在我身上说道﹕「不知道,我已经被你弄得有气无力了,你要什么,我都只好给你了。」
? ? 我柔情地替玉珍解除着身体上身穿丝质红色连身裙及衣内的内衣裤的一切文明之物,让她的原始躯体回復到自然 此也很快的把自己身穿衣裤给脱光,当我把内裤脱去,我那六寸左右长的东西在昂首吐舌地颤震着。
? ?我掉转身体,把粗硬的大阳具凑到她滋润的肉洞口。我故意要她帮手,玉珍沒说什么,她伸出软绵绵的手儿,把我的龟头带到她的阴道口,我轻轻地一压,粗硬的大阳具便整条沒入她的温软湿润的阴道里。
? ?? ?? ?阴茎幹入玉珍的小穴内,玉珍的小嘴张得大大的。我的肉棒插入之后沒有立刻抽送,而是用我? ?? ????手去抚摸细嫩双峰,伸出舌头舔着玉珍耳垂 小心地轻触他的耳垂、耳廓,玉珍被碰触得全身搔痒起来,扭腰摆臀娇媚的轻声呻吟着。
? ?玉珍 : 我叫你弄得全身都轻飘飘的..啊...
? ?玉珍 :大哥.....啊......我受不了.....啊....你弄到人家的敏感带了....
? ?玉珍 :??受不了....真的..受不了啦...你怎么那么厉害...一下子就.... ....
? ?? ?? ? ....就........就弄得人家受不了....
? ?玉珍 :??嗯 嗯 不要这样 这样我会....受不了...啊...,玉珍用呻吟的声音这样说着」.
一阵阵的撩弄,一片片的温柔.我明白玉珍陶醉了。渐渐地,我的热情带起了她的春情,她也有样学样地把香舌撩到了我的胸口,随着我的活动而活动着。
? ?于是我把阳具从玉珍的小穴里拉出来,我掉转身体,成为69姿态,把粗硬的大阳具凑到她滋润的小嘴里。我伸出舌尖轻轻地抵触住她那嫩嫩的桃缝,挑诱地、温情地轻触着 此时玉珍口含着粗硬的大阳具 阴唇又受到拨弄 也只得像日本A片那样「啊……嗯,嗯……喔……喔……」叫得我有一种征服感,好像她已被勇勐的我「折磨」得臣服了那种纯女性而且屈服的吟呻,真是有种莫大的牵引力量。
? ?我的舌尖在玉珍阴唇里拨弄了一阵后,感到她淫水愈流愈多,自已的大龟头也被含的整个润湿了。我用手握住肉棒,顶在阴唇上,臀部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阴唇进入里面,我的大鸡巴这次挥军直捣黄龙,她很紧窄,但经我舌尖拨弄后已非常潮湿。所以轻易地就被我完全攻陷。
玉珍: 「啊...喔...」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全身一阵痉挛,久久不能自已。
我:「好爽!早就想幹妳,今天总算如愿以偿。」
我:「玉珍﹗我爱妳」我柔声地对她说道.
玉珍:「贤哥﹗我也爱妳....啊...啊 ...」娇嗲回答道.
 「噗哧,噗哧,噗哧....」的水声,与「啪啪,啪啪,啪啪.....」的两个肉体交媾声奇妙地形成了一曲交响乐章。
评论加载中..
上一篇:美艷人妻 下一篇:人妻秘书的大奶

本月热播视频